彩钢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钢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谁在粮价上涨中获益【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4:26:15 阅读: 来源:彩钢瓦厂家

11月以来,粮价大涨。令人意外的是,涨价源头竟然是粮食最低收购价政策。本报记者的调查表明,这一为保护农民利益而出台的政策,农民所得利益不足15%,超过85%的利益则落入了以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为代表的流通环节囊中

涨价最近一段时间,河南省郑州市流传着一句顺口溜:“馒头越来越小,油条越来越苗条。”

12月13日,在省政府东侧的政二街上,志勇清真拉面馆玻璃门上新贴出一张4A纸打印的告示:“物价飞涨,包子一元两个。”老板娘向记者伸出三个手指:“粮油价格涨了30%。”这家店一元三个包子已经卖了4年,现在“不涨不行了”——50斤一袋的面粉价格已经从42元涨到53元,40斤重的油从125元涨到175元。老板娘两周前下定决心提价。

河南思念有限公司的速冻食品还没涨价,思念销售总监朱泓冰担心涨价对销售有影响,因为这个行业竞争激烈,“大家都硬撑着”。

“肯定要涨价,粮油涨价幅度已吃掉公司所有利润。”思念总经理助理郝强说。

至少在6个月前,粮食涨价还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在施国军的记忆中,大约20年没有这样丰收过了。“今年雨水好,麦粒饱。”44岁的施国军是河南周口市扶沟县柴岗乡塔湾村民,今年6月份,他站在自己种的约7亩小麦地里,难抑喜色。但欣喜过后,他萌生几许“多收三五斗”之忧:丰年价格肯定会“落”。

一些面粉厂甚至以为每斤5角钱就可以收到麦子,这个价钱比去年每斤低1角钱。

但还没等到麦子收割,施国军就听到一个好消息:从今年开始,政府对小麦托市收购,价格比市场平均价格高2分钱,有多少收多少,还不打白条。

今年施国军收获了5000多斤麦子,除了预留2000斤的两年口粮,连同去年剩余的陈麦,施国军一股脑把6000多斤麦子全卖了。

施国军所在的扶沟县,从1980年代开始就是全省产麦大县,现在也是河南省单产量最高的三大县之一。扶沟县粮食局副局长王和平估算,该县小麦总产量约7亿斤,收购了4亿斤,而去年全县只收购到1.8亿斤小麦。

郑州粮食市场总经理助理邱清龙对河南小麦的商品化率估计得更高:65%,往年正常的购产比例是40%。而今年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河南分公司委托收储企业301家,收购库点1590个,实现“全省布点,不留空白”。

直到9月底,全国收购的托市小麦达到4200万吨,其中45%产自小麦大省河南。政府几乎把市场流通的全部新麦纳入仓中。目前市场对这些粮有三种叫法:“托市收购粮”、“最低收购价粮”、“临时存储粮”。

放粮

这些麦子一旦入库,谁都无权动用。

之后整整一个月,市场在消化民间的存量麦子。很快,面粉加工企业们发现自己的库存日渐减少,以往上门求他们买粮的各粮管所,如今紧闭大门,按兵不动。市场看紧,一些地方有面粉涨价迹象。

11月3日,中储粮终于现身,在郑州、合肥两地开始试探市场。首次公开竞价销售100万吨最低价收购小麦,结果出乎意料,成交量不足一成。

洛阳面粉厂业务员牛志安参加了那次竞销会,牛志安原以为“政府开仓放粮,销售价格会比收购价低一些”,但价格公布出来后,发现政府不但对粮价不再补贴了,还在收购价基础上加了2分钱———顺价销售,所以“那次来了很多人,都选择了观望”。牛志安的厂不大,一个月只加工400吨小麦,他们还有一个月的小麦存量,他也选择了观望。

成交量不足,意味着小麦市场的饥饿度不够。在其后的3周内,中储粮再度选择了“闭关”,与小麦贸易加工企业展开“对峙”,市场可供流通的麦子越来越少。

政府试图用“市场饥饿法”,“硬生生地把小麦市场托起来。”郑州粮食市场一位人士说。

年关将至,正是小麦销售旺季。市场一方终于挺不住了。在第一次小麦竞价交易结束6天后,山东省小麦市场价格率先走高,紧接着几个小麦主产省的市场行情开始了一波快速上涨行情。

郑州当地一家媒体在11月21日写道:往年这个时候郑州小麦的收购价为每斤0.68元,而这两天却涨到了0.9元。

11月25日,中储粮开始二次“放粮”,在郑州、合肥推出120吨小麦。

像一块骨头扔进狼群中。此次成交率高达91.2%,平均成交价为每吨1499元。没有成交的4万多吨小麦,多为品级较高、存储地点较为偏远的混合小麦。

这次的竞价销售吸引了河南、山东、河北、湖北等8个省份的218家企业、近2000人参加交易。骤然增加这么多人令郑州交易所始料不及,他们不得不把楼上的办公室腾出来,临时增加60多个场外交易席位。

12月14日上午,第五次拍卖会现场,郑州粮食市场前台接待陈小姐告诉记者,小企业主来得越来越多了,经常看到农民打扮的人,夹着破破烂烂黑胶袋来报名,胶袋里裹着现金。以前他们可能就近购粮,或有人上门送粮,现在他们必须到这里来买了。“这说明政府完全控制住了小麦市场。”

在连续数次的小麦拍卖后,目前,郑州小麦价格逐渐回稳,维持在每斤..75元左右。此后,郑州、合肥粮食市场每周都可能举行一次粮食拍卖会,但这个“行规”并未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明文认可。也说是国家仍在有意控制销售节奏。这为许多粮商增加了很多不确定的预期。

牛志安说,有合适的他们就会多拍一些,压在自己库里,总比没米下锅好。

过渡

“这是过渡性政策。”国家粮食批发市场创始人之一、郑州粮食批发市场总经理李经谋对记者说,从现在看,这个政策是成功的,它保护了农民利益,而且“企业高兴,地方政府高兴,仓储企业也高兴,尽管这种方式与市场经济相违背”。

2004年,粮食收购价格全面放开。此前,粮价经历了一轮较大幅度的上涨。但到2004年中,粮价开始持续回落,2005年多数月份出现负增长,为了稳定粮价,切实保护农民利益,国家不得不启动最低收购价政策。去年开始收购水稻,今年增加了小麦收购。

市场不是万能的,有时也会失灵,特别是在粮食市场化初期。政策变化、信息不对称等,都容易造成市场价格的非正常波动,但“政府应加强对不正常粮价的间接调控,而非直接干预”,李经谋说。

连续三年主编“中国粮食市场发展报告”的李经谋认为,政府对农民实行补贴的最合理方法是实行“目标价格”政策。

目标价格是国家在一定时期内,根据粮食总量平衡、粮食价格水平以及粮农收益率等因素制定的一种对粮农进行直接补贴的政策性价格,如市场平均价格达不到目标价格水平,国家对粮农进行差价补贴,反之则自行销售。

这个方式有利于保护粮农的利益,而且对粮价总水平有重要支撑作用,又构不成对市场价格的直接干预,也不违背世贸组织的基本原则,因此为许多国家采用。

但这个政策目前在中国操作难度较大。因为和美国农场主大面积耕种,种什么品种按什么目标价格给予补贴不同,中国是小农经济,作物分散,不好操作。

现在这个政策肯定不是最好的保护农民利益的政策,因为这个政策的最大受益者不是农民,而是粮食流通领域。这被业内称为“暗补”。

按亩产800斤小麦,收购、仓储费用每斤6.5分钱计,一亩地政府要给中储粮收购点每亩地52元的补贴,而农民只能得到每斤2分钱、每亩16元的补贴。

“如果把52元直接给农民,每亩地农民至少还可多得36元的补贴。”这36元是什么概念呢?周口市扶沟县柴岗乡塔村产粮大户施国军告诉记者,在今年这样的好年成下,一亩地的纯收入最多也只有700元。但是,从政策的延续性考虑,李经谋估计“这个政策还能实行三年”。

变奏小麦价格稳定在每斤0.75元后,终端面粉市场价格并未应声而落。

郑州粮食市场总经理助理邱清龙认为,从原粮到面粉加工,最后再到消费者手中,最少需要一个月的周期,“现在市场面粉价格高,正是因为一个月前那些高价小麦造成的。”

很多面粉加工商却从另一个角度阐述面粉价格上涨原因。

“拍卖是个好的政策,但到了执行环节中,却打了个结。现在第一次拍卖的麦子,很多人还拿不到。”12月14日中午,郑州未来大厦二楼的小麦拍卖会已进入尾声,河南南阳面粉厂负责人周闽建拍到500吨小麦后,从拍卖厅走出来,一个人坐到外间烟气腾腾的餐厅后面,通过投影仪同步观看最后的成交情况。他是大陆第一个做膨化食品的人,5年前从福建来到南阳。“因为面粉企业与储存企业的利益有冲突,它不愿你把粮拿走,多放一天,储存企业会多拿一天的存储费用。外地人拉货更加困难,即使拉到货也有公路、铁路部门的刁难,所以面粉价格怎能那么快下降呢?”按规定,临时存储小麦保管费用的补贴标准为每年每市斤4分钱。

从运输成本考虑,面粉加工企业都会在工厂附近的储存点拉货,周闽建这次拍卖的小麦,因为事先做了当地那个储存点的“公关”,才敢来这里拍,因为“拉货时会顺利些”。

周闽建认为一些储粮点玩猫腻,也会增加中间加工环节成本。“一些粮点因为实行仓前交货”,粮食加工企业只能以粮点的重量为准,等到出了仓过磅,储粮点对短斤概不负责,“一车净重12吨的小麦,有40公斤上下的出入是正常的,但有的存储点最多会短140公斤。”50多岁的周闽建说。

在第三次拍卖会上,周闽建以平均价格每斤0.74元,拍到3500吨小麦,但加上存储费、运输费、损耗等,到厂家成本已变成每斤0.79元。“国家好心保护农民利益,但政策走了样,顾到一面就忽略了另一面。”

周闽建强烈“希望拍卖的透明度更强一些,最近三次虽然是每周竞拍一次,但并没有固定下来,这不利于稳定价格。”

现实12月15日下午3点,扶沟县柴岗乡粮油贸易有限公司经理赵如意刚刚睡了一个下午觉,阳光斜斜照进办公室里。公鸡还不时在后院空旷地打个响鸣。

今年,这个存储点收购了2600万斤小麦,比往年多两倍。去年收购数是800多万斤。他们的院子临时搭建两个长约20多米、高4米、宽近7米的绿色帆布粮仓,甚是“宏伟”,赵如意叫它“土堤仓”,每个土堤仓可装500万斤小麦。

赵如意说,三个月的收购期内对他们来说是一场疲劳战,现在体力刚刚恢复过来。

赵如意的付出绝对值得。“往年的粮食收得越多,赔得越多——农发行提供贷款要还利息,还要自己找市场。而粮价又得随行就市,有时收购时0.67元左右的小麦,卖出去时,只有0.62元。”

而今年仅每斤收购费政府就给补贴3分,一斤小麦储存费给3.5分,以他们收购的2600万斤小麦计算,粮食在这里放一年国家给补贴的费用是156万元,这对于只有不到20人的小企业来说,是相当不错的收益。而且除了坐在办公室等人家来拉粮,其他什么事都不用管。

以往他们这个粮点年年亏损。

截至发稿,柴岗乡这个小麦储存点已拍出180万斤小麦,11天后,仍没人来拉粮。“当然越晚来拉粮越好,储存费多一点。”赵如意笑眯眯地说。

拍到这180万斤小麦的是离储存点十公里外的乐涛面粉厂。当天晚上,乐涛面粉厂打更的干瘦老人对记者说,“来拉货的车比前一段时间少多了。”乐涛副厂长王书玉说,“市场不好做。旺季不旺,因为前一段时间价格狂涨,粮商手中的存粮多,现在需求放缓。”

没去拉粮的原因,乐涛老板朱保军说是因为还没有拿到提货单。按规定十天要完成交割。

“交割太慢会影响市场价格。”郑州粮食交易市场总经理助理邱清龙说,因为粮食交易市场只是拍卖机构,没有权力制约双方,他希望粮食局和中储粮河南分公司加大力度,加快交割速度。

当然,有一点不能不提,粮食拍卖政策另一大受益者就是郑州粮食交易所。

郑州粮食交易所拍卖交易手续费每吨收5元,河南省临时储存小麦1860万吨,如果全部交由粮食交易所拍卖,它的收益一年至少在9300万元。

最近一段时间,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准备搬出未来大厦,新办公点在郑东新区,正在装修。新的交易大厅现场可以容纳500-600人,是现在的一倍。

五金知识夏季装修常犯8种错误雨天不刷漆涂料要阴干装饰钉装饰钉

井冈山市废钢铁破碎机多少钱机械环保新时代制鞋机械塑料制品

张爱助阵原创音乐作品音乐会长安大戏院精彩纷呈林爽林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