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钢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钢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温州炒煤团全线撤离山西小煤矿锐减七成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35:16 阅读: 来源:彩钢瓦厂家

温州炒煤团全线撤离山西小煤矿锐减七成

7月20日,距国家发改委下达小煤矿尽快复产的紧急通知已近两个月,记者在山西临汾市看到,在专用运煤通道上的运煤车稀稀落落,凌乱摆放的车辆不过10辆。“两年前,这里运煤高峰一堵就是两三天,如今不可同日而语了。”运煤司机梁军说。

“由于小煤矿政策的反复无常,部分矿主一卖了之。”一位临汾市官员无奈地说,更多的小煤矿主们对复产政策充满疑虑,如临汾市产煤大县蒲县,80座煤矿中恢复生产的不到1/4。

记者调查发现,即便发改委两次要求小煤矿复产,但是山西大力关闭小煤矿已成趋势。记者手中的资料显示,山西省的矿井数从7998座减少到如今的2300座,减少约七成。

“如果小煤矿复产与节约资源总目标背道而驰,其意义大打折扣。”7月20日,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原亚洲开发银行中国电价改革项目负责人林伯强说,频发安全事故,复产就是饮鸩止渴的下策。

产能受到抑制

“尽快恢复小煤矿安全验收,加快小煤矿复产。”5月底,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门联合部署煤电油运工作时,再提小煤矿“复产令”。而在此前的1月23日,发改委也曾发布紧急通知,要求符合安全条件的小煤矿尽快复产,但效果并不明显。

“即便发改委再度要求小煤矿复产,但其产能受到抑制,煤炭供给依然会十分紧张。”林伯强说。

与此同时,5月29日发改委副主任穆虹宣布:“不鼓励大规模出口煤炭。”煤炭专家李朝林也称,要求小煤矿复产以及不鼓励出口,是为了增加国内煤炭供应,稳定煤价。

“短期内受安全整顿影响,占山西煤炭产能约1/3的小煤矿不能正常生产。”山西霍州市纪委办公室韩春如是告诉记者。

此前,山西各地市可以批矿,最多时山西有1万多个小煤矿。不过,2007年洪洞矿难,临汾地区的小煤矿全部停产。2008年6月孝义矿难后,该市小煤矿也应声停产。

与此同时,“今年受国内需求增长过快以及国际价格影响,全靠小煤矿复产,难以缓解全国电煤供应的紧张”。山西省经委电力处处长米杰说,小煤矿复产和政府临时限价不会改变煤炭价格的长期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煤炭产量增量仍主要来自国有重点煤矿,但4月份乡镇煤矿产量增速确有提高。1-3月,乡镇煤矿累计产量增速为0.95%,而1-4月,其累计增速达到7.9%,这说明小煤矿的确加快了复产进度。

而小煤矿能否继续大规模释放产量,尚需进一步观察。“从近期来看,小煤矿复产、价格干预,但供求关系并未彻底扭转。”韩春说。

艰难转型

山西正在改变“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

“山西省是村村点火,户户开矿。”山西煤田地质局专家李少君回忆说,中央曾经一度号召全民大办煤矿,小煤矿开了有1万多家,可谓势不可挡。

“过去山西到处是‘小河流水哗啦啦’,现在则是‘小河没水干巴巴’。”李少君说,国家规定不能在村庄下、河流下、铁路下开采矿产,但小煤矿不管这个照样采。

“疯狂的‘温州炒煤团’一度掌控了山西60%的小煤矿,年产煤炭8000万吨,占全省煤炭总产量的1/5、全国的1/20。”李少君话锋一转,指出当没有了油水可榨之后,温州煤商择机拂袖而去。

“随着矿难接二连三上演,山西年产9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均必须关闭,这成了‘封杀温州煤商’的理由。” 7月20日,30岁的川籍煤老板向清告诉记者,温州商人承包的矿井产能都在9万吨以下。

在山西生活10年的向清,顺势而为投资50万元开了一家豪华的洗车场。“加盟全球领先的美国特福莱专业汽车美容店,光加盟费就花去20多万元,还特地派了几名学员到北京学习技术。”向清自豪地说。

与向清一样,在霍州的小煤矿主们先后另谋出路,如开歌舞厅、洗澡堂、服装店、酒店等,企图时机一到再杀回小煤矿。

“小煤矿们都是老鼠打洞式开采,回采率20%左右。”山西社科院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夏冰说,如果遇到煤层“自燃”,矿主丢下就跑了。统计显示,小煤矿数量占山西省煤矿总数的80%,产量占该省产量的40%。

“用‘水深火热’形容山西的小煤矿并不过分。”夏冰解释说,“水深”是指小煤矿所到之地乱采乱挖,“火热”是指地下煤田和地上的煤矸石堆自燃的多,冒烟的随处可见。

可能再出调控政策

记者从发改委获悉,国家能源局7月中旬赴山西调研,旨在加快煤炭产业结构调整,逐步化解煤电矛盾。

7月22日,国家能源局在太原召开能源供需分析会,会上首次传出,“中国可能再次出台对煤炭产业的调控政策”。国家能源局负责人表示,相关调控政策包括加快13个煤炭基地的建设,继续整顿小煤矿,加快建立煤炭交易系统和煤电长期供货关系等。

“煤炭是工业的粮食,不能出问题,政府要管。”在会上,赵小平副局长表示,“煤炭市场不仅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国家也要加强宏观调控。”

6月,发改委出台了电煤价格的临时干预政策,但动力煤价依然疯狂上涨,如秦皇岛港的电煤价格突破千元。“发改委对电煤的限价,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煤炭企业的电煤供应。”一位能源专家认为,限价不是长久之策。

缺油、少气、富煤的中国,还将以煤炭为能源供应主体。但在目前的煤炭总量中,约有7.5亿吨缺乏安全保障,其中2.5亿吨是小煤矿生产的。

在当前激烈的竞争下,小煤矿的发展面临考验。“2007年小煤矿百万吨死亡率是国有重点煤矿的8倍,如小煤矿达到国有重点煤矿安全水平,可减少死亡2500人。”张国宝说。

受小煤矿关闭的影响,山西省的煤炭产量有所下降。“到2010年山西煤矿数量将在目前2300座的基数上再减少30%,并对小煤矿采取代购、控股、租赁、托管等方式进行整合。”山西电力协会副会长李伟建说,由于电价没能及时反映上游燃料价格的变化情况,导致对燃煤的需求居高不下。

“通过煤电联营的方式,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的矛盾,是一种好手段。”李伟建建议山西加速煤炭体制的改革。但他同时也表示,那些小煤矿的命运由此可能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