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钢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钢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充气少年脱离危险警方否认塞肛门组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9:57:46 阅读: 来源:彩钢瓦厂家

“充气少年”脱离危险 警方否认**塞肛门(组图)

德州市政府派员赴京了解情况,并交给杜舍厚(右一)1万元捐款 羊城晚报记者 余姝 摄

八一儿童医院门口三名保安守门, 院方不希望媒体过多介入, 以免影响小传旺的治疗 余姝 摄

小传旺脱离生命危险

警方否认**塞肛门

“天使妈妈基金”回应网上质疑; 德州市政府派员赴京慰问

羊城晚报讯 记者尹安学、实习生钱杨报道: 山东夏津县13岁男孩杜传旺一度传出被人用高压**塞肛门。13日,羊城晚报记者从夏津县公安局获知凶犯作案具体细节,警方调查显示,疑犯没有拿高压**塞肛门, 而是在离肛门不远处, 对着肛门灌气。尽管调查的细节与之前网络传出的细节有差异,但警方仍认为,两疑犯残害小传旺的手段极其恶劣,必将严惩。

两疑犯:

只是“闹着玩”,如今“特后悔”

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夏津县公安局民警石传斌说, 两名疑犯, 一个姓赵,1985年生;一个姓陈,1992年生。两人都曾与小传旺一起工作, 他们嫌杜传旺年龄小,多次欺负他。6月30日,两人恶作剧,他们拿着充气泵的充气管朝着杜传旺肛门处喷气,“距离肛门还有一定的距离, 并非直接将充气管塞入肛门”。

石传斌说, 如果真拿**塞进肛门充气,“人肯定都爆了,彻底没得救了! ”不过,石传斌说,两疑犯的行为十分恶劣,警方肯定会严惩。

石传斌告诉记者,此前审讯时,两人均表示只是“闹着玩”,并没有意识到已经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触犯刑法。13 日下午,当地警方安排央视记者进看守所采访,据介绍,两人都表示非常后悔,其中一人痛哭流涕。

汽修店:

杜传旺不是我们店的员工

杜传旺的遭遇令人同情,有网友将怒气撒在他曾工作过的汽修店。

13日下午, 羊城晚报记者致电这家汽修店,汽修店的老板娘很“委屈”: “这两天很多人打电话骂我们, 说话很难听。其实,他们根本不是我们店的员工。”

这位老板娘说,杜传旺和两名疑犯,都是在一个姓董的老板开的汽车维修队工作。这个维修队没有固定场所, 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

杜传旺是春节后才到维修队工作的。“我们店是卖汽车零部件的,因为他们一直在我店里买东西,我就让他们在店门前空地上干活,杜传旺跟我们店实际上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位老板娘说,6月30日下午,杜传旺被弄伤后,董老板与两名肇事员工将他送到医院,当晚,董老板还给她老公打电话借钱,“他说自己卡里暂时取不出钱,借了两次,总共6000元。”

她还说,事发当晚,杜传旺亟须输血,县医院血浆不够, 董老板打电话请她老公开车去市里取血浆,前后取了三次血浆。杜传旺住院后,他们觉得可怜,还送去500元。“虽然没有直接关系,毕竟事情是在我这里发生的,心里不安,也很心疼孩子。”老板娘边说边叹气。

早前报道

肛门被塞高压气泵 13岁男孩五脏俱损

杜传旺事件引起公众的强烈关注。13日下午,羊城晚报记者从收治小传旺的北京八一儿童医院了解到,小传旺目前病情稳定, 基本没有生命危险。13日晚上9时许,“天使妈妈基金”志愿者徐蔓透露,经过治疗,小传旺当晚已从ICU转入普通病房。

警车开道护送传旺入院

北京120急救中心负责人表示,12日凌晨1时许,长途组接到“天使妈妈基金” 工作人员的电话后,6时便开始准备随车医疗设备,上午9时从北京出发,前往夏津县人民医院接小传旺。

据介绍, 一路上,120急救中心和122取得联系,在各重点路段、路口进行疏导。北京市交管局还出动85名交警,开辟绿色救助通道,沿途护送载着小传旺的急救车。同时,120急救中心通过微博全程直播,及时告知网友们小传旺的状况。

当日下午4时许,在警车开道护送下,载有小传旺的急救车顺利到达北京八一儿童医院, 并迅速被送进ICU病房,接受身体检查。另据“天使妈妈基金”微博透露,小传旺入院后体温持续在39℃以上,有消化道活动性出血。血常规检查白细胞3万, 凝血时间延长,尿素氮升高,黄疸。目前初步评估存在肝肾功能不全和感染以及电解质紊乱和酸中毒。

传旺基本没有生命危险

13日上午9时, 羊城晚报记者赶到八一儿童医院住院部,发现门口站着三位保安, 没有看护证的人员不得进出。一位保安向记者透露,为确保小传旺的治疗顺利进行,院方不希望媒体过多介入。“下午三点至四点是探视时间,可以等到那个时候再来看看。”

下午3 时,记者再次赶到医院,发现住院部大门依然紧闭。八一儿童医院宣传部张科长告诉记者,“目前医院正在组织权威专家对杜传旺进行会诊, 目前孩子病情稳定,基本没有生命危险。不过病情也不容乐观,但医生们有信心医治。”

13日晚上9时30分许, “天使妈妈基金” 热线主管徐蔓在微博中透露,小传旺当晚已从ICU转入普通病房。

院方和他父亲杜舍厚谈了孩子病情,随后杜舍厚去病房看望了孩子。

父亲后悔送传旺学修车

大约半小时后,杜舍厚和小传旺的表叔董其录走出住院部大门,立刻被 媒体围了起来。杜舍厚一脸疲惫,对于儿子的病情, 他不愿多说,“几天没合眼了,脑子都很混乱了。”

“家里种了五六亩的棉花,一年收入就五六千元钱。”杜舍厚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他是个普通庄稼人,不种地的时候打零工,没别的收入。孩子母亲去世后,他一个人带俩孩子。邻居们都很热心,小传旺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杜舍厚表示,小传旺学习成绩不好,今年过完年就没再去上学。“早知道出这样的事,说啥也不送他去学修车。对孩子伤害太大了,都不敢想他的将来。”

被问及是否知道汽修厂工人开这个荒唐玩笑的目的时, 他不断摇头,重复着一句话,“我也没有弄清楚。”随后转过身去,用手擦去眼角的泪水。

13日下午4时, 山东德州市卫生局局长和红十字会会长赶到医院,代表德州市委市政府,向小传旺送来一万元捐款,并交到了杜舍厚的手中。这位局长表示,他们是看了电视才知道小传旺的事情,当地政府高度重视,委派他们两人进京了解情况,并对“天使妈妈基金”和医院表示感谢。

羊城晚报记者 余姝 通讯员 耿梦娟

早前报道

肛门被塞高压气泵 13岁男孩五脏俱损

“天使妈妈基金”负责人回应网友质疑

“我们不是炒作,和医院没猫腻”

连日来,有网友陆续质疑:为什么舍近求远, 送小传旺去北京, 而不是去济南治病?网友发现,救治小传旺的北京八一儿童医院,是“天使妈妈基金”的定点医院,这其中可有猫腻? 针对网上的各种质疑,13日下午,“天使妈妈基金” 负责人李塬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

羊城晚报: 网上有人质疑你们不通过孩子的监护人直接接受捐款, 和八一儿童医院之间有经济利益关系。

李塬:对小传旺进行救助,我们是筹资平台和救助平台联合行动, 能做到效益最大化和在时间上不耽搁。医院是有承诺的,给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条件,收费上面尽最大努力减免, 不是有些人想的那样能宰多少就宰多少。

关于捐款,我们和医院直接对接,根据治疗的需要随时划转,专款专用是毫不变动的铁律。款项用于三部分,第一是医疗救助,第二是康复阶段,第三是回归社会。我们以孩子最大限度身心健康回归社会为目的。如果有剩下的捐款,按照国际惯例,其用途是要经过捐款人的同意。当然捐款的人有好几千人,到时候我们会通过相应的平台发布信息,征求意见。

羊城晚报: 为什么选择北京八一儿童医院?

李 塬:八一儿童医院的侧重点是儿科,而且作为部队医院, 它在爆炸伤方面是最权威的,小传旺的伤属于爆炸伤,我们也希望能有最好的医疗条件。医院也一直很肯定我们的公益事业,小传旺送来后,医院召集了各科的医生进行会诊, 所以昨天暂时出现了其他患儿哭却找不到医生的情况,医院也从没有遇到这种情况。面对如此多的媒体关注,请相信医院会协调好的。

羊城晚报:微博上有人质疑八一儿童医院其实是一家以营利为目的的民营医院。

李塬:(很气愤) 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是我军第一所儿科专科医院。医院是全军儿科中心、北京军区儿科研究所。不是私有,属三级甲等,是“天使妈妈基金”的合作医院,我们曾一起成功救助过多名危重患儿。

羊城晚报:有人质疑这次事件是“天使妈妈基金”的一次炒作。

李塬:我们没有这个炒作的必要。建立基金以来, 我们救助了2000多个孩子,有些情况比小传旺还要复杂, 难道那些也是炒作吗? 我们有炒作的必要吗?

羊城晚报:你们目前已经停止接受捐款?

李塬:捐款已经达到40万元,现在我们已经呼吁停止捐款。以我们的经验,现有捐款已经足够应付现在的治疗费用, 如果后续还需要费用,我们会再次呼吁捐款。

绵阳大件物流

绵阳大件货运物流

成都到咸阳物理公司

成都到河南货运物流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