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钢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钢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南超常规扶贫政策全面启动19县已行动【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1:36:30 阅读: 来源:彩钢瓦厂家

一个贫困县如何“净赚”两三亿

新邵县复垦耕地卖指标给长沙获利;湖南“超常规扶贫政策”全面启动,19县已行动

8月8日,新邵县小塘镇石脚村,被纳入试点范围的废弃砖厂用地,如今复垦为耕地并种上了水稻。组图/记者金林

新邵县潭府乡水口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小区正在建设中。

过去几个月,湖南新邵县国土局接待了不计其数的考察团。全省51个扶贫开发重点县,有40个派人前来学习。

如此受关注,源于新邵成功实施了湖南首个“增减挂钩节余建设用地指标跨县交易”试点。它将给新邵带来两三亿的净收益,相当于该县2016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

这项试点的核心环节,一句话可以概括:把废弃的宅基地、工矿用地,种上庄稼。

潇湘晨报记者 袁树勋 实习生 彭洁新 邵报道

政府出资复垦耕地多方共赢

“增减挂钩”是一项重要的土地管理政策。占用耕地搞建设,是为“减”;将建设用地(如旧宅基地)复垦为耕地,是为“增”。“增量”超过“减量”的部分,可置换为相应的建设用地指标。

过去,这种指标仅在县境内有效。例如,新邵县将A镇100亩旧宅基地复垦为耕地,可以在B镇占用100亩耕地搞建设。

2016年,国土资源部颁布一项政策:允许贫困县的节余指标在全省范围内交易。

一亩建设用地的市场价,在贫困县新邵不过几十上百万元,在省会长沙则能翻到十倍以上。受限于宏观调控,长沙等发达地区的建设用地指标历来不足,如果能把新邵的指标拿来用,所产生的收益可想而知。

2016年上半年,新邵承接了湖南首个“增减挂钩节余建设用地指标跨县交易”试点。上述美好设想,逐步成为现实。

新邵县小塘镇石脚村,一片废弃的砖厂用地,被纳入试点范围。砖厂开了7年,占用40多亩地,是向附近30多户农民租的,租金每亩每年400元。两年前,砖厂因环保不达标被关停。再也拿不到租金的农户们发现,地也废了――砖厂取土,把耕作层都破坏了。

按“谁破坏、谁治理”的原则,复垦耕地的责任由砖厂老板孙祥云承担。他拿不出近40万元的治理费用,忧心不已。

纳入试点后,一切麻烦迎刃而解。县政府出资,将这40多亩地复垦为耕地。地主们或自种,或转租,40多亩地都种上了水稻。

“农户们满意了,砖厂老板解脱了,镇政府松了口气,环境也变好了。”小塘镇镇长刘依林感慨,“这是个多赢的结果。”

新邵县和长沙高新区的“买卖”

新邵县政府在各乡镇组织复垦,计划整理出1228亩建设用地指标。

湖南省国土厅提前帮新邵找好了买家――长沙市高新区。

交易双方约定,上述指标售价和“耕地占补平衡”指标的价格挂钩。

“耕地占补平衡”也是一项重要的土地政策。它规定,用地单位“占用多少耕地,必须通过其他方式补足相应数量和质量的耕地”。最常见的补充方式,也是易地购买耕地指标。因此,诞生了一个指标拍卖市场。

新邵县和长沙高新区在今年初签约。参照当时“耕地占补平衡”指标的市场行情,1228亩建设用地指标的售价约为2.8亿。

没想到,“耕地占补平衡”指标的市场行情之后一路走高。“参考当下行情,1228亩建设用地指标的售价接近4亿元。”新邵县国土局规划股股长周前进说。

新邵的耕地复垦工作即将完成验收,和长沙高新区的交易很快会达成。“最终的成交价,还得双方协商。”新邵县国土局局长乔育云说,“哪怕只有3.5亿,扣掉8000万的土地复垦成本,新邵也净赚2.7亿元。”

这个数字,相当于新邵2016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对这个贫困县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其他贫困县也在纷纷行动

国土资源部分配给大多数省份的建设用地指标,在2017年都缩了水。

以湖南为例,今年新增建设用地计划指标比上年少了9.4万亩,降幅接近三分之一。受冲击最大的,是长株潭等发达地区。以长沙市高新区为例,它每年实际用地需求为4000至6000亩,缺口巨大。

“怎么办?”湖南省国土厅规划处相关负责人说,“国土部指了条明路,‘找贫困县买指标’。”

长沙高新区向贫困县购买了1228亩建设用地指标,意味着它有资格在辖区内多开发1228亩土地。在寸土寸金的高新区,这些开发土地所能创造的财富,将远超购买指标产生的费用。

2016年,国土资源部出台“允许贫困县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在省内流转”的政策时,也特别说明:这是一项超常规的扶贫政策。

当然,贫困县也要搞建设,“为免除它们的后顾之忧,它们的建设用地指标不但没压缩,甚至还略有增长。”上述负责人说。

以新邵为例,去年和今年的用地指标都是1000亩出头。其中600亩,由国土部直接划拨。

尝到了甜头的新邵,已经在筹划第二笔交易。县国土局申请再复垦100亩土地。长沙市高新区表态愿意继续购买。

省内其他贫困县,也纷纷行动起来。第一个“吃螃蟹”的新邵县,成为了它们的取经对象。

省国土厅透露,截止到7月底,全省已有19个县完成了“增减挂钩”项目选址。其中11个县的实施方案,已经通过了审查。

一个新的指标交易市场将出现。“我们正计划建立一个交易平台,引入拍卖等交易机制。”上述国土厅相关负责人说,“但要不要规定一个基本价格,各方还有不同意见。”

分析

赚钱的“方法与技巧”

76岁的吕仲国,住在新邵县潭府乡大江村的高山上。这里气候高寒,山路崎岖,办事上学极不方便。

他家也被纳入“增减挂钩”范围内。房子已经拆除,宅基地已经复垦种上了玉米。他家被安置到了乡政府附近的“易地搬迁安置区”里。

“易地搬迁扶贫”政策规定,每个搬迁户自费部分不能超过一万元。吕仲国掏了这一万块钱,随后,他在高山上的200平方米宅基地和一栋30年历史的土坯房被政府复垦为耕地。复垦后,这块耕地的承包经营权仍归他所有,他把耕地交由弟弟耕种。

他得到的回报是:一套集镇上的150平方米小区房,外加3.5万元拆旧补偿。,吕仲国说,这笔交易“实在划得来”。

但是,吕仲国家200平米宅基地,只能复垦出约120平米有效耕地,还是旱地。他在山下的安置房,是占用水田建的。在“耕地占补平衡指标”交易市场里,一亩水田的价格是旱地的好几倍。

新邵复垦的1228亩耕地中,类似拆除旧宅而来的,有800亩。为安置这些土地上的几千户农民,周前进算了笔账,县政府“亏了”大概4000多万元。

那么,新邵怎么从这个项目中赚钱呢?

周前进举了小塘镇废弃砖厂的例子:这块地按规定就是要复垦的,所以不存在拆旧补偿。唯一的成本,就是土地整治、机耕道水渠修整费,只有几十万元。但复垦出的40亩建设用地指标,属于高质量的“水田指标”,能卖近千万元。

“新邵以前是‘五小工业强县’。这些工矿企业落败后,留下了大量的闲置土地。复垦这些地,成本低,质量好。”周前进说,这就是新邵能在“增减挂钩指标交易”中赚钱的秘密所在。

接待其他贫困县考察团时,他反复提及上述故事。

“要么你有大量的不涉及安置的地块,如空心村、废弃工矿用地;要么你拆旧安置村民时的成本低,比如不用占水田。”他提醒那些同行们,“否则光靠拆旧宅基地,通常是赔本的。”

话外,也隐含了很多业内人士的担忧:有些贫困县“增减挂钩”项目中,会不会因资金原因对拆旧农户的安置不到位,损害农民的利益?

这是国土资源部启动这项“超常规扶贫项目”时,着重强调的。

屠龙战内购破解版

西游有妖气单机破解版

901彩票平台

长江彩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