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钢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彩钢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氏诡谈之不死童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6:03 阅读: 来源:彩钢瓦厂家

“哇哇哇”每当清脆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保育室的沉寂,那就意味着一个鲜活的生命诞生在了这个世界上,生命来时总是脆弱,所以需要有人可以悉心照料。

我们从出生到死亡,大概也就是七八十年的光阴,这其中不乏有的人早早离开,剩下的安然的离开这个世界。人在刚刚出生的时候还在襁褓中,一过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的长大,说起来真是一件神奇的事。

邝彤已是一个六岁孩子的妈妈了,家里的花销有老公张吉一个人的收入就够用了,所以她就待在家里做一个家庭主妇。邝彤在家里一直都保持很完美的身材,这个年纪的还是秀色可餐呢。但是现在她的精力还是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每天接送她上学放学,她也就想如果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了,也要给她把孩子留下,现在微微就是她的一切。

放学回家的路上,“妈妈,你爱不爱我?”微微拉着妈妈的手,一甩一甩的傻傻问道。

“嗯?傻孩子,妈妈当然爱你咯,我的傻宝贝,以后不要这么问了哦,因为妈妈是一直永远的爱你的。”面对如此突然问道的稚嫩问题,邝彤有点不好意思但又认真的回答说到。

学校距离他们的家并不是很远,伴着天边渐落夕阳,不一会就到了家里,此时邝彤早已经把饭做好了,剩下的就是张吉,但是他一般下班回家会很晚的,邝彤和微微一般都不等他,她和孩子早早吃完饭后,还要辅导微微做家庭作业。

“现在真是的,就连小学生的家庭作业都这么多,哎”看着微微密密麻麻的作业,邝彤也有点头大了,无奈的叹着气,自己心疼自己的姑娘,但现在的教育都是一样,无奈也是发泄的唯一方式吧。

“妈妈,我做完了”微微揉了揉眼睛,看来小家伙真的是有点累了。

“嗯嗯,宝贝,快去洗洗,准备休息吧”邝彤心疼的说。

在他们家的客厅里,墙上的挂表一直滴答滴答的响着,声音回荡在安静的屋子内,不知响了多久,此时已是深夜。家里的门和窗户是紧紧关住的,怕的就是晚上有风吹进来。此时并没有起到想象中的作用,因为张吉回家的时候,总是会自觉的将窗子打开,目的就是将自己身上的酒气挥发挥发,透透气。

说起来,张吉是和邝彤在大学时候好上的,当时被人称之为金童玉女,可是羡慕死了好多他们的朋友,最后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也算是一件美满幸福的事。张吉现在作为一家公司的老板,应酬自然多,回家晚,这些,邝彤是理解的。

今天好像是生意有点不如意,心情不好他喝的有点多了,一个踉跄跪爬在了他们的卧室门口,睡梦中惊醒的邝彤看见,连忙将他扶起,她端着一个杯子,去给张吉接热水去了。

“嗤嗤呲呲”

邝彤再接水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有声音从微微的房子里发出来。那个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听见。

“呲呲嗤嗤”

邝彤放下水杯,猫着步悄悄走向微微的房子门口,门是虚掩着的,透过门缝,她看见一个黑影在书桌前晃来晃去!夜太黑了,邝彤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她敢肯定那声音就是黑影发出来的!

是谁?此时邝彤已不管那么多,她壮着胆子一把将门推开,按上了门边的开关,“啪”灯亮了。

“啊!微微,我说你干嘛呢!?”在灯光明亮的照射下,书桌前的黑影显出了原形,那人正是微微,她看见妈妈进来了,赶忙将自己手里的东西向后藏,生怕被她看见。

邝彤冲过去,一把将她身后的东西一夺!原来是一袋薯条!她又看了看地上,零零碎碎的全是吃的乱七八糟的食品包装袋。

“你这个家伙!大晚上的吃的什么零食,不是说过不许你吃的吗!”邝彤说着已是气急败坏,她刚要抬起手打向嘴里还有东西没有咽下去的微微,可手伸到空中她又停了下来。

邝彤自己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留了下来,微微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她将自己手里的零食一放,两只手抓在邝彤的脸上,眼睛对着眼睛的看着她!

忽然!

微微笑了,她也没有在意此时已经哭得一塌糊涂的妈妈,她就只是笑着,露出了她那还没有张全的门牙。

“妈妈,你哭的样子好丑!”突然说话的微微,有点让邝彤吃惊。

>>

邝彤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孩子,迟钝的说:“微微,是不是妈妈不好”她红着眼说:“孩子,妈妈是为你好,你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好不好?不然妈妈真的会很伤心的”

“真的?”微微的眼睛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狐疑说道:“你会伤心?”

“是啊,真的会很伤心的”邝彤不假思索的说。

“奥”微微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把妈妈抱了一下就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觉去了。

“这才是我的好宝贝”她欣慰的为微微盖了盖被子,端水给张吉了。

张吉还在死睡中,她将他摇起。张吉不耐烦的说:“干嘛啊!”

“起来!”邝彤也不高兴的说:“起来,喝水!”

“不喝,睡觉,瞌睡的”张吉依旧躺着。

也就是刚刚在微微屋子里发生的事,邝彤此时很难入眠了,她坐着床上,总觉得微微有点不对,平时的话一见到妈妈哭,她都会主动的擦掉妈妈的泪水,突然就听话了,所以一直以来邝彤对付不听话的微微总是用这个办法,屡试不爽,可是今天微微在笑,笑的有的可怕,她思来想去,还是将死睡中的张吉一个劲的摇。

“喂,我给你说个事,先不要睡”

“哎呀!干嘛啊!”张吉纹丝不动,但是语气显然是不高兴的说:“有什么明天再说”

“不行,现在就说,我觉得微微不对劲!”邝彤还在摇着。

“微微怎么了,挺好的呀”张吉转了个身子,但是眼睛还是闭着的。

“我看见她一个人在自己的屋子里偷偷吃零食呢!”

“那有什么啊,吃个零食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都看见她站着撒尿,都不觉得奇怪,你真是的”张吉看来是真的被折腾醒了。他喝了一口邝彤端过来的水说道:“我前些天回来的晚,上厕所的时候看见微微在站着撒尿,为了女儿的面子,我也没有说穿,现在娃娃大了,要给她面子啊”

听着张吉说的头头是道的,邝彤说:“怪不得她那天的裤子上都是尿呢!这孩子,说不定真是长大了,开始变了”

第二天天一亮,这母女二人已走在上学的路上了,邝彤拉着微微的手,她虽然嘴上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心里有一千句一万句话想对微微说。

目送孩子进入到了校园,她回家还要收拾收拾屋子。屋子虽说不太乱,但是每天的家务她还是很认真的打扫,就在她打扫微微的房子的时候,一个不起眼的字帖上深深的写着一个字“死!”

吓得邝彤有点惊慌失措,她拿起字帖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这个字迹明显不像是微微写的,既然不是她那倒底是谁?此时邝彤的疑问越来越多,她将字帖原模原样的放好,等着女儿回家,好好沟通沟通。

今天是八月十一号,像往常一样,微微做完题后,去洗脸了,邝彤坐在沙发上仔细盘算着如何和女儿交流。

她不知道此时在她的背后,一个小小的身影手持一柄锋利的螺丝刀,悄无声息的向着她靠近…

“你干什么!?”邝彤睁大着眼,通过她瞳孔的反射,看见微微手持一把锋利的螺丝刀刺向了自己的腿!微微跌倒了!她的血顺着螺丝刀扎的口缓缓的流了出来,微微笑着,面无表情的说:“你心疼吗?”

邝彤飞扑过去,抱起在地上的微微,用手止住她的伤口,打电话给正在上班的张吉,作为一个母亲,当她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自虐的时候,心往往是最疼的,她现在希望伤口在自己的身上,也不让微微的血流,孩子的面色也渐渐发黄。

但是微微还是用力的抱住了邝彤,呲牙咧嘴的问:“妈妈,你爱我吗?”

这个表情已经不是微微原有的可爱模样,而是一张被扭曲了的,面目狰狞的鬼脸!

她笑着,露出缺了门牙的牙齿,依旧重复着说:“你爱我吗?”她撕扯着邝彤的衣角,像是要将她吃了一般!

不知怎么的邝彤的肚子开始慢慢的渗透出血迹,顿时一只鬼手从她的肚子里面穿破而出,血四射着,微微看着地上还在抽动的邝彤,诡异的向她的肚子里爬。

“哐!”门被一脚踹了开来!冲进来的正是张吉,他急慌慌的说道:“微微?微微?”

>>

还没等他说完,眼前的场景差点将他的心脏吓了出来!

地上,血流了一大滩!在血水中浸泡着一具新鲜的尸体,她大张着嘴,绷大着眼睛,她的肚子不知被什么利器,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被什么力量撕裂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微微正在使劲的往里钻!

也许是听见有人来了,她便退了出来,她的脸上已经被血模糊了,只有一双眼睛一眨一眨的。

“你来了?”微微嘶哑着嗓子,她的声音更像是一个男孩发出来的,她笑了,是那么的诡异!

“你…你…”张吉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此时傻着眼,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我是你的孩子啊,爸爸”她摸了摸脸上的血凑到张吉面前说:“你不认识我?你仔细看看”

突然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道:“对了!你必须不认识我,哈哈哈,因为我还没有出生,你们就把我弄死了!”

她此时狰狞着,扑向了地上的张吉,掐在了他的脖子上,这小小的手上此时的力量不知为何一下子变得非常大!

张吉吐着舌头,费劲的喘息着。

“你们都是凶手!你们都是!我要杀死你们!哈哈哈…”

张吉在微微的狂笑声中死去了!

九年前。

大学时候的邝彤和张吉在一起租了一间房子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年轻人的冲到也是在所难免的,没错邝彤怀孕了,孩子正是张吉的!

在医院里做过检查后,他们认为这个孩子必须打掉,现在还是在学校,要是让别人知道对他们的影响不好。

终于在八月十一的下午,他带着她从医院里走出来,若无其事的开始了新的生活,只是医院的大夫不解的说道:“现在人家都是不要女孩要男孩,这俩个人明明怀上的是一个男孩还要打掉,真是奇怪”他顿了顿说:“难道他们还是学生?”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